关闭

提示

首页 > 历史 > 正文

为什么有刘邦的宠幸,戚姬还是斗不过吕后

信息发布者:sqdfsq
2018-04-10 14:18:20    来源:​ 思想食堂 吴晓波频道

口述/姜鹏 整理/思想食堂

刘邦生命中有两个很重要的女人,一个是吕后,生了个儿子叫刘盈,被立为太子;一个是戚姬,生了个儿子叫刘如意。

后来刘邦因为宠爱戚姬,想废了刘盈,立刘如意为太子,但没成功。就这件事,《史记》和《资治通鉴》有不同的记录。我们从司马光对《史记》的否定,可以总结出一些非常有帮助的东西。

废太子之《史记》版

先看一下《史记》是怎么讲这个故事的。

刘邦欲废太子,大臣们去规劝没用,吕后非常恐惧,有人让她去找开国大臣张良。

张良很聪明、能干,是个智者。古人讲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智者最重要的就是不仅知道别人,更重要的是知道自己。

张良非常清楚自己在别人心目当中的地位。他跟来找他的吕后兄弟、建成侯吕泽说:

“你别以为刘邦很信任我,觉得我说什么刘邦都听,那是因为一开始刘邦老是被项羽打得团团转,没有我他就完蛋了,所以他必须听我的。

现在不一样了,天下安定,没有竞争对手。

现在他因为他的情爱和欲望要换太子,‘骨肉之间,虽臣等百余人何益?’我跟戚夫人对他来说功能是不一样的,我在他心目当中怎么可能替代戚夫人呢?”

不过张良最后还是给出了一个主意,让吕后去请“商山四皓”来给太子做背书。

“商山四皓”是秦朝末年非常有名望的四位信奉黄老之学的博士,隐居于商山,都是刘邦搞不定、请不来的人。

据记载,有一天,刘邦与太子一起饮宴,他见太子背后有四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问后才知是商山四皓。

四皓上前谢罪道:“我们听说太子是个仁人志士,又有孝心,礼贤下士,我们就一齐来做太子的宾客。”

你看“商山四皓”,出来以后有没有当面跟刘邦谈问题,说你不能废太子。四个人往那儿一站,刘邦就明白了,自己请都请不来的人,现在却肯因为太子下山,说明太子翅膀真的硬了。

所以尽管不开心,刘邦还是打消了立刘如意为太子的念头。

这个故事很传神,描绘了一个很有戏剧感的场面。

但是,司马光却认为《史记》的这个讲法完全不合理,不符合政治逻辑。所以《资治通鉴》里有一个不一样的说法。

废太子之《资治通鉴》版

《资治通鉴》中记载,刘邦认为刘盈是一个非常仁厚,性格上偏柔弱的人,这样的人如果继承皇位,怕是搞不定。

而刘如意虽然年龄小一点,但从性格上来看更像刘邦。所以,刘邦虽然把刘如意封为赵王,但是没有让他去赵国,而是留在身边。

戚姫当然也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,所以日夜啼哭,在刘邦耳边吹风。

人都是这样的,等到了一定位置,又会觉得自己够够手能够把更高的东西拿到,抑制不住这样的冲动。

戚姫以为自己是可以搞定的。人败就败在这里,缺乏自知之明。

一旦你兴冲冲地认为自己肯定搞得定,往往就是一个糟糕的开始。

刘邦有很多女人,只有戚姫受到吕雉这么残酷的压迫和打击,其他都没有。为什么?从这个故事看,其实是戚姫因为最先挑战了吕雉。

最后刘邦的确是被戚姬打动了,但是“大臣争之,皆莫能得”。很多大臣都反对,这在《史记》里也有提及,但是没有把它作为重点来叙述。司马光则把这个情节作为一个重点来叙述。

他举了个例子,说当时有一个官员叫周昌,是御史大夫。

御史大夫是皇帝和外臣之间信息沟通的重要渠道,办公地点在宫里,比宰相更接近皇帝,而且它既有辅助宰相治理国政的功能,又有监督宰相执行的功能。所以,御史大夫在秦汉的官僚体系里面非常重要。

周昌在和刘邦开会的时候直接吵了起来,而且态度很强硬。刘邦就问他为什么这么反对。

周昌是个结巴,而且脾气很暴,越盛怒,话越讲不清楚。周昌就说“臣口不能言”“陛下欲废太子,臣期期不奉诏”。(“期期”是一个发声词)

大家想象一下,周昌磕磕巴巴的,连话都讲不清楚,但是又拼命反对刘邦,是一个非常搞笑的场景,把刘邦也逗乐了。

这个场景里没有“商山四皓”,但是有这些反对大臣的具体代表。

周昌是功臣集团的重要人物,也是当时官僚队伍中仅次于萧何的重量级人物。

在话都说不清楚的情况下,他还要极力地反对刘邦,所以给大家造成了一种印象:对刘邦来说,压力不是来自于什么世外高人,而是来自于朝廷上。

司马光还说了他为什么不用《史记》商山四皓的故事。他说刘邦是个连自己亲生父亲的生命都可以做赌注的人,“非畏搢绅讥议者也”,不会被舆论牵着鼻子走。

所以,司马光认为关键是大臣皆不肯从,刘邦怕自己死后赵王不能独立,所以放弃了换太子。

接着司马光又举了一个“张良谏不听,因疾不视事”的例子。

为什么张良在这个时候忽然提出要请长期病假?张良有个身份是太子少傅,职责就是辅佐太子,他这么做其实是用一种消极怠工的方式来表示自己的反对态度。

还有一个例子是叔孙通。

叔孙通是刘盈的老师,刘邦要把他的学生给废了,他当然不能置之不理,直接就去找刘邦。

叔孙通对刘邦说,春秋时的晋献公,晚年犯了个错误,因为宠爱小老婆骊姬,要把太子废掉,立骊姬所生的最小的儿子奚齐为太子。这导致晋国长达近三十年的内乱,“为天下笑”。

然后叔孙通又讲了一个更近的例子,讲的是废长立幼给秦朝带来的灾难。

秦始皇因为没有早一点让他的长子扶苏成为太子,结果死了之后被赵高利用,“诈立胡亥”。胡亥才十几岁,赵高指鹿为马,接下来秦朝就灭亡了。

接着叔孙通又说“今太子仁孝”“吕后与陛下攻苦食啖,其可背哉”,吕后和你一起同甘共苦,你怎么可以背叛她呢?

特别提醒大家要注意这句。

刘邦在革命创业的过程当中陪在他身边的是戚姫,不是吕后,因为吕后被项羽掳走当了人质。

所以如果仅仅是想说吕后陪刘邦同甘共苦,那戚姫同样也是与刘邦同甘共苦的。只不过同甘共苦的方法不一样,一个是被掳走当人质,一个是在刘邦身边一天到晚到处逃亡,一起担惊受怕。

所以,这句话的本质是什么?真正要揭示的是什么?

吕后不是一个人,她身后是一个吕氏家族。吕后虽然没有直接陪刘邦干革命,但是她有两个兄弟都被封为侯,都是和刘邦一起打进咸阳的。

抓住这一点慢慢往下摸。周昌跟吕后的两个兄弟之间是什么关系?是战友关系。

刘邦最核心的功臣集团,都是从跟着刘邦从沛县这个地方出来的,像周昌、周勃、灌婴、曹参、萧何、樊哙、夏侯婴,还有吕家兄弟。其中,樊哙的老婆吕媭是吕后的亲妹妹。

所以叔孙通说吕后与陛下攻苦食啖,其实是要告诉刘邦,吕氏家族跟刘邦你是什么关系。你建立汉朝,人家吕家是大股东,背后是一个军功集团啊。

刘邦也马上醒悟过来了,这些大臣之所以强烈反对,是因为他们跟吕家之间的关系。

刘邦明白,如果今天自己硬把刘如意推上去,或许可以,但是自己死了怎么办?吕后家族背后是一个军功集团,戚夫人背后则什么都没有。

刘邦明白了其中的势力对比,所以到这里停止了。这个停止其实也是一种智慧。

总结

《资治通鉴》的落脚点是在势力对比的角度。这是司马光自己分析出来的,他直接把《史记》的那套东西否定了。

从理性的角度来讲,你认为谁的解释更加符合逻辑,符合事实?

显然,司马光的更能够让人觉得信服。因为政治的逻辑,最后还是要落到势力的均衡和对比上。

司马光作为一个政治家,懂得政治运作最基本的逻辑,所以他肯定会怀疑《史记》所讲的“商山四皓”故事的真实性,把他认为更加符合逻辑的话题抛出来,最后他认为应该是势力对比所导致的。

在现代的家族传承和企业管理中,常常也需要考虑这种势力对比。

比如很多大企业、大集团的老板,有的不止有过一个老婆。往往当年白手起家很辛苦,后来功成名就时,前妻的孩子已经成人,这时候再换一个老婆,孩子年纪比较小。

这时候选继承人就要注意了,一定要考虑势力均衡,想清楚到底想把产业交给谁。

另外还有一个启示就是,管理企业,面对选择时,也需要考量实际力量的对比。

很多时候你再有想法,再有意愿,也往往拗不过现实,你必须要尊重现实。这就是刘邦的选择。

0
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网友评论
声明 本文由城乡在线(易村客)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,城乡在线仅提供信息存储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城乡在线立场。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